首页  >信用研究
王忠民:信用没有资本化和收益化出口 非正即负
发布时间:2017-12-18来源:和讯银行

  近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2017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表示,抵押文化反映的是金融是处理所有实体和金融自身的信用问题。抵押是信用,如果不守信用,拿资产去做抵押可以放大杠杆到什么程度?在信贷领域当中,信用的价格有多高、信用有多大的成本? 

  王忠民表示,从金融结合实体经济从信用角度提供服务的角度来看,今天做新金融科技的公司,就是要解决你是谁、你有多少信用资产,我让你清楚的知道你的信用资产是多少,而且我能帮你的信用资产找到资本的出口,不用抵押、不用担保就可以贷来多少钱、就可以做多少的事情。 

  再把这个逻辑放大一些,金融是处理所有信用的,按照这种综逻辑,那么实体也可能欺骗信用。王忠民举例称,一家公司上市IPO的信息不对,结果仍然把别人的钱融到手了。因为二级市场是把未来的价值贴现到现在的股权收益当中,你的信用基础不实,买你股票的人就被你忽悠了。如果基于一个典型的信用逻辑的话,就可以把任何一个场景的东西,在一个公平的市场交易当中实现一个信用市场资本化和价值的发现。 

  王忠民表示,我们推动市场经济的时候,信用是交互行为最底层的逻辑,要能够做到遵守信用社会的交易成本、生产成本就低,不守信用社会的交易成本和生产成本就高。“如果信用不成为资产,没有资产的出口,没有资本化和收益化的出口,非正即负,我可以拿负信用,我负信用可以拿资本最大化为什么不行?” 

  他认为现在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所有的正信用都能资本化,都能带来回报,都能带来价值。正信用会被金融化,资本化,这样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当中,可以把信用使用得更加逻辑、更加有效。所有的负信用用制度、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把它全部打败,让它无处藏身,把负信用的场景全部彻底消灭,让它一露苗头就成本最大化,让它永无生存之地。

主办单位:天津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版权所有©  承办单位:天津市信息中心
联系地址:天津市和平区大沽北路157号  邮政编码:300040  津ICP备 08100007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