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信用中国(天津)官方网站!今天是:

八成共享租赁企业转型“信用免押”

来源 :杭州日报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8-11-02

最近,有媒体爆出ofo开始准备破产重组方案,虽然ofo及时辟了谣,但是随着一大拨共享租赁企业相继宣告停运,曾经席卷整个互联网圈的共享单车昔日风光已不再。

不仅是共享单车,在共享经济崛起的这两年,涌现了诸多新型租赁企业,涉及到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3C、充电宝、服装、单车、汽车等诸多行业。但据记者调查了解,今年以来,一大半靠“押金”生存的共享租赁企业都遭到市场淘汰。

内外交困下,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市面上超过80%的租赁企业开始接入芝麻信用免押金模式。行业人士分析,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商家采用信用免押金的模式可以去除消费者目前普遍对押金安全的担忧,也能降低新用户的进入门槛,同时还能督促企业把精力放到精细化运营方面,回归盈利的商业本质,而不是天天去打押金的主意,走依靠押金活着的畸形老路。

“押金”圈钱走不通? 共享租赁企业出现倒闭潮

如果说最近两三年互联网圈什么行业最风光?共享单车肯定能挤进前三。特别是ofo、摩拜等短期内融资和迅速崛起之后,引发了资本的疯狂追逐。不过从去年起,行业大洗牌也悄悄拉开了序幕。

去年6月,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第一枪。停止运营后,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总计100余万元。

去年8月,町町单车宣布倒闭。对于退不了押金的1万多用户,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仍希望退还钱款,或者每人分到一辆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

此后,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也相继离场,退押金难,成为共享单车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共享单车之后,躺枪的还有共享汽车。最早坚持不下去的是友友用车,去年3月正式宣布停止运营。当时,友友用车在北京布点近70个,运营车辆近300辆。但是到2017年3月底,友友用车在北京运营的车仅剩200辆,运营点也减少至50个。当时没有人预料到分时租赁运营商的倒闭来得如此悄无声息又突然。

紧随其后,今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

随着乐电、放电、小宝等相继停止运营,共享充电宝公司也进入了洗牌阶段。截至目前已有十几家共享充电宝公司宣布停运。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共有20多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除了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还包括共享租衣、共享雨伞和共享睡眠舱等企业。

业内人士分析,重押金、轻运营的模式让很多租赁企业开始自食恶果,“相当大一部分企业就是靠着押金活着,毫无运营模式和市场打法,这曾经让共享经济出现过一拨虚假繁荣的景象,而现在这个泡沫开始破灭了。”

租赁行业前景依旧好 “万物可租”被90后普遍接受

一边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经济迎来倒闭潮,另一边,一种以信用代替押金的新租赁经济形态开始迅速崛起,并打开了另外一个万亿级别的新市场。

“共享租赁行业是个好行业,前景巨大,但刚开始被押金带偏了方向。”一家3C租赁企业负责人表示,在他看来,现在出现的倒闭潮是个好事情,是市场洗牌的过程,也是良币驱除劣币的过程,从长远来看,年轻一代已经普遍认可“万物可租”的生活方式,在消费升级的时代,它给人们提供了除了“买买买”,还有“租租租”的另一种选择,以此来提升生活品质,这也是大势所趋。

芝麻信用之前作过一次调研,发现有73%的用户对租赁持开放态度,其中一、二线城市的人更乐于接受租赁。在选择租赁的用户中以女性居多,女性从“买买买”转到“租租租”。这些“租客”以95后、学历高、未婚无房的学生和白领居多。他们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紧跟潮流时尚。

5块钱租一部手机,10块钱租一部婴儿车,20块钱租一架无人机,30块租一套衣服首饰……眼下,在很多城市,越来越多的90后特别是95后正在尝试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万物可租”。

90后杭州姑娘童夏就是其中的一员。她打开手机,从数码产品到衣服首饰,甚至到玩具、家具,都可以租到。比如,499元/月的衣服、饰品、手表;免租金的书籍;租金1元/7天(活动推广价)的PICO VR一体机;320元/3天的Lumix 单反相机机身;15元/天的Chanel墨镜;60元/5天的任天堂switch游戏机;50元/天的PRADA贝壳包……虽然平时收入并不高,不过看上去童夏的生活过得很“滋润”。

对童夏来说,租赁不仅可以让生活过得很体面,同时也避免了很多烦恼。比如衣服的收纳,是很多女孩子最头疼的问题,但是通过租赁的方式,家里衣柜可以常年保持整洁。

童夏所代表的“租一族”,只是多元化90后中的一部分人,她们“花费两三千过得像月入三五万”,但就是这一部分人的需求,背后催生出围绕“租”展开的创业企业,正如雨后春笋般发展,成为当下热门的创业风口。

共享经济迎来“冷静期” 八成租赁企业推行信用免押

业内人士表示,鉴于之前很多租赁企业倒闭后让用户押金损失惨重,目前市场上大部分的消费者已很难再接受收押金的商业模式,这对很多租赁企业的拉新造成了极大的困难,而老用户也因为担心押金问题纷纷选择退押金不再使用服务。“迫于压力之下,市场上超过八成的商户开始尝试转型芝麻信用免押金的新模式。”

在探物租赁平台上,go pro和无人机这类出游装备备受追捧,出租时间与“空闲+物流”时间比例高达4∶1,这意味着产品80%的时间在用户手上。而这只要芝麻信用在650分以上,都可以通过信用免押金的方式,在探物上租到时下流行的出游装备。

信用免押金不仅降低了年轻人的体验门槛,同时也加速周转,并大幅降低了空置时间,这也是探物在短时间内提升共享租赁盈利的核心点。

根据探物的统计,相比接入芝麻信用前64%的用户留存时间,信用提升的这16%用户留存时间直接带来营收增长22%。在没有任何融资情况下,这家当时只有21人的小公司融资估值超过了5000万元。

创办于2015年的智能终端租赁平台“机蜜”,主要从事手机、无人机、特斯拉等智能硬件租赁服务,前几年公司陷入了困境:如何确保承租人履约?由于用于出租的物品过于贵重,需要大额押金作保,而这又把用户都挡在门外。

最后,公司决定引入芝麻信用为用户提供信用免押租赁服务,短短一年左右时间,交易量翻了50倍,坏账率却只有千分之三,并成功获得了6600万元人民币融资。

有数据显示,从2017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行业加入到免押租赁的服务场景,包括租房、租车、共享单车、便民服务、服装、数码设备租赁等10大热门行业。其中,仅奢侈品租赁的年复合增长率就超过28%,预计2020年会达到63.81亿美元。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共享经济会回到一个相对冷静、低谷的发展阶段,开始从资本风口回归商业本质,更务实,更注重盈利,回归依托现有的内需市场和技术创新。另外,信用机制的引入也将让共享经济朝新租赁经济的方向发展。